服务热线: 0755-86654829
新闻资讯 News
News 新闻详情

我如何与魅族黄章做搭档 心态越来越开放:还是觉得苹果好 常把乔布斯挂嘴边

日期: 2016-02-01
浏览次数: 47


摘要我们过去指责雷军,但雷军还是一个了不起的人,做的很多事情也是大家现在在思考和研究的问题,我告诉黄章现在应该放下那段往事了,我们更加重要的是向前看,有更大的胸怀,才能有更大的作为。

  2014年2月12日,在家闭关近4年后,黄章开通新浪微博,宣告“我刚从火星回到地球”,复出后的他开始学着自我营销,频繁宣传产品,不再与雷军隔空对骂。4个月后,他拿出20%的个人股份启动了 ESOP 计划,开启魅族员工持股的时代,其后半年发布了4款手机,此前魅族一年只发布一款新品。一度,黄章对风投避而远之,2015年2月,魅族第一次引入战略投资者,与阿里巴巴海通开元基金结成资本联姻。

  一系列变革背后,是黄章要向手机行业前三冲刺的压力与野心,但如何解决产能难题、突破转型瓶颈,正成为这家意欲转型移动互联网公司的手机厂商的新考验。

  小米总裁雷军曾说,做好一件事要有三个条件,一是足够大的市场,二是靠谱的团队,三是用不完的钱。我们现在也在学习他做事的方式。

  2014年年初,魅族CEO黄章复出后,我们主要做了两件事,第一是进行融资,我们融资虽说不会有用不完的钱,但肯定是为了扩大规模,攻占市场;第二件事是完成员工持股,尽管我们并不愿意承认,但魅族原先或多或少有点家族公司的性质,现在黄章愿意拿出公司20%的股份来,让魅族真正成为员工的公司,以增强公司的凝聚力和竞争力。

  我们过去指责雷军,但雷军还是一个了不起的人,做的很多事情也是大家现在在思考和研究的问题,我告诉黄章现在应该放下那段往事了,我们更加重要的是向前看,有更大的胸怀,才能有更大的作为。(注:2011年8月19日,黄章在魅族互动社区上爆料,雷军曾以天使投资人身份套取魅族的商业秘密。)

  黄章复出以来,他最大的变化是,心态变得越来越开放。之前他不融资,现在他会说要融资;以前说公司小而美,现在说要做规模。2015年2月,我们首次引入了战略投资者,阿里巴巴向我们投了5.9亿美元,海通开元基金也跟投了6000万美元。我们融资,就是要把魅族的规模做大。这些投资者当然也期望我们上市,上市是资本最好的一种退出方式,我们预计在5年内上市,但选择在哪里上市我们也还没有定,我们现在有专门的团队在研究资本这块,其实资本市场的关键在于,你要把公司做好了,资本会为你而来,公司做不好,你再研究也没有用。

 

  阿里巴巴投资我们后不久,马云邀请黄章和我们几位高管去了一趟杭州。马云见到黄章的第一句话就是,啊,你比我想象中好太多了。

  按照我的理解,原来马云可能觉得他是宅男,很古怪,结果见面发现这个人其实还是挺好相处,或者说还挺放得开的。而我们对马云其实也很好奇,人家都说他是外星人,聊完后,我们发现马云的说话思路、口才、激励人的方式,真是相当了得,他很热情,很有power(力量),后来我们有位副总裁评价,听马云说话是种享受。

  那一次杭州见面,马云和黄章聊的核心话题是探讨魅族未来的发展方向。马云认为魅族还应该更大胆、更快地发展,黄章对此也认同。我发现,复出后的黄章更善于倾听别人说什么了,马云或者阿里巴巴其他高层对魅族发展提出一些见解,他都会去认真倾听,去做思考。

  说实话,在中国要选择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进行战略合作,阿里巴巴显然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。在我们眼中,阿里巴巴是一家非常正直的公司,它的社会价值观和社会责任感,我们还是非常赞赏的,但公司联姻就好比两个人结婚,也讲求缘分,不是说你想选谁就能选谁,你看上谁,别人也还不一定选你。智能手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设备,它是移动互联网的入口级产品,我认为,阿里巴巴对我们还是重视的,至于马云是否有用我们对抗小米的深层布局,我没去问,但知道外界会有这种猜测。

  在公司内部,黄章是主要的战略决策者,而我负责经营,市场、人力资源、财务工作归我统筹。

  一直以来,黄章都不像个商人,他更像位超级产品经理,他对产品细节极为苛求。比起产品成本,他更在意产品品质,而我必须对公司总的财务和市场表现负责,因此我们不免会产生一些分歧。

  我们之前曾为魅蓝NOTE有过一次非常大的争论。为了打入千元机这块市场,我们找了红米NOTE做对标,我们研究它的各种参数,如果依照红米NOTE的配置做千元机,我们也可以做到,且可以卖相似的价格。但黄章不同意降低魅族的配置,他内心上过不了这一关。他语气坚定地对市场部说这样不行,这样的产品在市场上没有竞争力。配置变更势必会影响产品成本和售价,而我又要对经营负责。对我来说,如何与这位有处女座特质的老板共事,并从中寻找平衡点是个难题。

  当时红米NOTE用的是5.5寸的HD屏,一开始,大家觉得这样的屏还可以接受,但评估四五家显示屏后,发现这种显示屏的颗粒感很大,黄章非常在意用户对屏幕的体验,他认为,这是不可接受的,其实我也不太能接受,但如果用全高清屏,从HD变到Full HD,显示屏成本要翻倍,内存相应也要变大,一系列配置成本都要超标。当时我的判断是,以当时小米的影响力来说,即便我们的配置更高,哪怕我们卖得只比它贵100元,我们的产品也很难抢占市场份额。如果不是黄章坚持要求,我们差点就要按照原有的配置去做了。

  最后,这款手机在配置上完全遵照了黄章的要求,而在售价上,我们选择比红米NOTE定价高100元,销售结果非常令人诧异,市场反应远超我们的预期,以京东平台做例,魅蓝系列在180天内卖了120万台,超过了以前我们卖过的任何产品。

  市场表现印证了黄章考量的正确,价格很重要,但产品品质仍然是决定产品销售最重要的因素。在当时,我虽然内心也支持黄章对品质的要求,但在成本上的确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。市场部认为,你的成本比别人贵,怎么卖?当时公司内部反对声非常大。我也觉得,他的要求超出底线了,原材料算下来接近一千块,代工费还要几十块,这个产品没法做。

  我们争执得最厉害的一次,是为了魅族MX4的边框要不要窄那么0.1毫米,当时他提出要做全球手机最窄的边框,而我考虑的是,这项工艺在工程技术上的挑战很大,带来的成本和次品率也会很高,况且这个边框可能对用户体验的影响也没那么大,为什么要如此坚持?结果黄章还是坚持他的想法。

  2001年,黄章邀请我来珠海创业时,我还只是一个工程师,拿着不到一万块的工资,当时他是我们公司的客户,后来我也没想过以后会去他的公司做总经理、做总裁,现在一晃14年过去了。在我心中,他一直就是一个产品人,他其实还是在追求内心世界的一些东西,而不是财富本身。

  14年来,虽然我们也会争吵,但也不至于怄气,往往这种时候,还是我做让步,我也知道他是一个非常执着的人,他对电子产品有种狂热的追求。他这个人也有点强迫症,就连我们办公大厦的地板、配色和大楼风格,都要按他的要求改来改去。这些更改看起来不起眼,但长时间使用后,确实也会带来不一样的体验。

  在产品的关键问题上,黄章最强的地方就是,他不想听你那么多的解释,当然他也没有说,你一定要卖多少钱,所以,我们也有实施的空间,但凡产品的定价和具体销售策略,都是由我们市场团队做决定,他更多是对产品品质、对配置和设计进行把关。

  后来我明白,黄章追求的是《飞屋环游记》那种境界,就算到老的那一天,还是要孜孜不倦地去实现梦想,去做一些有意义的、能让人记住的东西。他复出后曾在公司内部作过一次演讲。他说,电影《飞屋环游记》阐述的是一种正能量,一种共赢价值观,他告诉员工,为什么自己那么多年待在家里不愿出门,是觉得,他不那么理解这个社会、不那么认同现在这个社会,也融入不进外面的世界,他痛恨那种不能相互容忍,一定要杀戮到最后的社会生态。2010年之后的那几年,他很少来公司,经常把自己关在家里把玩各种电子产品,专注于魅族产品的设计和体验,直到2014年他才决定复出去公司上班,现在董事会和一些重要会议他都开始参加。外界猜测,他的复出是有人专门安排和策划的,但你想一想,谁能安排他呢。

  在他的复出演讲中,最打动我的部分是,他说,作为社会的一员,觉得自己有责任多多少少去改变这一切,去营造更大的共赢,所以决定重新站出来。我们的手机有很多气球LOGO,很多产品设计也与气球有关,关乎梦想,关乎fly me(随我而飞),这都与他喜欢《飞屋环游记》有关。当时他看完这部电影后,曾买了20本正版DVD,送给我们的高管。

  我这位老板最大的业余爱好是听古典音乐,他家里的音箱是最潮的。为了安装音乐设备,他甚至把地板敲了,还把墙也挖了,他买的一些几十万、上百万的产品,玩了一段时间如果觉得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好,就会半价出售,他若买到一些好的电子产品,也会向我们推荐,他曾经向我推荐过一款音响产品,他觉得那款音响重新定义了声音。

  这些都让我感受到,黄章的内心一直有一种追求极致的愿景。正因为此,他也不断推动公司去完善产品、精益求精、走向极致。当然,他的极致追求需要一个经营团队去做平衡。解决这种冲突,我们不靠奖惩,而是靠大家一起配合、磨合,以及多年的理解。其实表面上我们有人可能会激烈地反对黄章,但最后大家往往还是能理解他的想法。

  我比较佩服黄章的洞察力,虽然他学历不高,也不会具体的技术,但他确实很敏锐。在我们公司的转型方向上,他看得很准,他也总能提出一些准确的产品卖点,比如熄屏美学、超窄边框,但可惜这些概念最后却被竞争对手拿去炒热了。

  现在黄章最在意的仍然是产品,其实他对研究公司本身的兴趣并不是特别大。我平时会研究一些公司,比如,我会去研究腾讯的用人策略和人力资源平台,去琢磨阿里巴巴的公司文化,我也会研究小米怎么做营销,研究华为、VIVO的硬件开发能力和流程控制能力。

  手机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,各家有各家的方法,我们也会有紧迫感,但通过2014年的推进和2015年的积蓄,我们对未来还是比较有信心。我们一方面尊敬和我们竞争的同行,另一方面,我们也要谨慎地去观察他们,每次出最新款的手机,黄章一定会去把玩。但现在,他还是认为苹果做得更好,他经常提起乔布斯,不是挂在嘴边侃侃而谈,而是内心对乔布斯有一种尊敬。除了乔布斯,我真没听过他谈其他人,包括雷军。

  口述:白永祥(魅族科技有限公司总裁、创始人之一)

  撰文:梁君艳

关闭窗口】【打印
Copyright ©2005 - 2013 富为电子有限公司
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
地址:中国·深圳·南山区科技园(中区)科技路一号桑达科技大厦2楼207室
电话:+0755-86654829/86654855
名称:富为电子有限公司
5
电话
  • 0755-8665 4829
6
二维码
回到顶部